全讯网,榆林医教网 > 科教动态 > 互联网能够帮助这个现状做改变吗?

互联网能够帮助这个现状做改变吗?

  最近阿里巴巴一直在谈国际化和全球化,这几年一直在说,今年强调最多的是全球卖,就是把中国的产品卖到世界各地去。但是其实一直以来,中国在产品出口中是存在很多问题的,比如说我们经常会被当作反倾销,这么长时间,包括政府和很多企业都在努力做,但是很难实现这个事情,您觉得一个电商平台能够实现吗?
 
  马云:我觉得第一点,我们并没有,我们是在讲全球化,我们在讲国际化,当然我们觉得我们并不是在讲,我们在已经开始在做。
 
  第二点,全球化和国际化是两个概念,国际化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生意,全球化是各国之间的,是多边之间的生意。阿里分为国际化和全球化战略,国际化战略,我们要加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进出口贸易的平衡,全球化我们是希望帮助全世界的中小企业,能够搭建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这是两个事情。
 
  第三件事情,我觉得中国必须思考,大概在2008年、2007年我就讲了,中国已经不可能恢复到十年以前,过去那种出口靠集装箱、规模、标准化、低成本、低附加值的模式,已经不复返。我们再也不可能想到,我们中国出口像当年一样。未来的出口一定是小批量、高附加值、个性化,所以有这个的变革,不是因为中国的出口不好,而是整个世界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中国经济,中国的制造业必须发生变革。
 
  所以我们并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我们在帮助中国出口,只是以独特的方式出口,我们希望出口中国高附加值的、小批量的、个性化的、迎接未来大数据时代的中国制造业,就是IOT,智慧制造,我们希望在慢慢培养这样的技术。
 
  中国人一贯最强的是在于卖货,中国人我觉得我们很会卖货。但是我觉得光会卖货是不行的,过去的二十年我们卖了太多的货给别人,但是我觉得未来的中国的贸易,必须是进出口平衡的,我们要学会买东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发达国家永远在买别人的东西,发展中国家想尽一切卖别人东西。所以我觉得中国要学会进口,只有扩大中国进口,才能够提升中国商品的素质,才能提升中国老百姓的素质,才能让中国知道全世界到底在生产什么、需求什么。只有这样,未来的中国进口、出口才会好起来。所以你只有会吃好的东西,你的身体才会强壮起来。
 
  所以我是觉得未来的二十年,中国要把握这个机遇,从一个纯出口的国家,要走向一个进出口平衡的国家。甚至要学会花钱,必须学会消费,必须学会开出。所以美国人是用别人的钱,用明天的钱,我们要学会,我们也要花自己的钱,所以这是学会投资。投资不一定是,以前我们投资,想象的投资,铁路、公路、基础设施,这非常之好。但是投资教育,投资自己吃的东西,投资自己穿的东西,投资自己的精神享受,这是我们国家,我们的年轻人要去思考的。
 
  记者侯凯笛:但是您说的进出口的平衡,会不会未来有这么一个现象,就是因为我们买的东西也都是好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出口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稍微低附加值的一些产品,高附加值的产品比例非常非常低,您觉得互联网能够帮助这个现状做改变吗?
 
  马云:当然,我觉得第一点,首先要进口好东西,让中国的制造业觉得,日本马桶抢的那么好。我们买回来看一看,学习一下,我们不能老去做我们自己觉得天下第一的马桶,看看还有更好的马桶,为什么不可以生产、不可以学习、不可以超越呢?所以我觉得进口的目的也能够,某种程度上,倒逼我们的落后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国人的学习能力是非常之强的,从洋务运动、五四运动,到后来的改革开放,我觉得每一次的中国开放,开放不一定是自己一定走出去,开放还要有引进来的勇气和决心。
 
  我并不认为今天中国进口一点东西,会把中国冲垮倒到怎么个样子。但是我们进口一些东西以后,让我们知道差距,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的更好,我们有机会做得更好才会行。
 
  所以大家讲,要做先进的制造业,我认为先要做品质制造业,我们把自己的品质做好,品质做好就是多看、多学习、多思考。村里面穷,以为所有的鸡得自己村里面的,粮食得吃自己家的,我认为你天天吃的就是玉米,你天天吃的就是你的,你要去看看全世界还有各种各样的生鲜、海鲜,你进来以后知道世界有多大,也得出去看看,也得去买回来。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几年,真正的开放我们不仅要出去,我们要请进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行。
 
  记者侯凯笛:如果要实现这个贸易自由的开放,或者是把这个活力提升的话,背后要需要一系列的配套,尤其是金融这一块,那目前我们的金融体系、支付体系能不能跟得上,能不能支撑得了?
 
  马云:正因为今天支撑不了才是我们今天努力的机会,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情等它都准备好了也不需要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你判断这样下去,中国这个社会世界社会一定需要这样的东西,所以你今天去努力,花十年。电商不是今天做成的,是我们17年来,每一天坚信这个目标,每一天一点一点起来。双十一也不是今天做成的,是8年以来,从第一天我们就几个人,没多少人在卖,到今天为止大家参与。所以我自己觉得,阿里巴巴不会等待所有的情况准备好了,无论是支付,无论是物流,无论是国家的政策方针,还是各国之间的贸易协定,总得要有人去推动,总得要有人去进步,总得有人去付出。所以我觉得阿里今天做这些事情的能力、意愿,已经比当年发生变化。
 
  我们只希望不是自己,我们不仅仅希望说你们的盈利、利润,今年双十一的十一,这个卖多少货,这对我们重不重要?重要,但不是那么的重要。我觉得有了阿里以后,如果我们中国的制造业、零售行业,我们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发生变化,整个的经济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个是我觉得我们这个公司,对这个社会带来真正的价值。这世界不要说全世界,就在中国永远有比阿里巴巴还会赚钱的公司。你跟人家比赚钱没有意义,我们只证明我们会赚钱,但我们想跟别人比的是能够推动社会进度,我们是否可以做的更好。
 
  记者侯凯笛:现在我看阿里金融的整个体系做得也很大,包括内容产品结构也很丰富,像这个理财的、贷款的等等都有,那未来阿里究竟是想做成一个阿里银行,还是想做一个什么样的?
 
  马云:阿里其实就我们坚持这么讲吧,就是中国不缺一个金融机构,中国不缺一家银行,阿里第一天就没去想过要做个金融机构、做一个银行。只是我们最早就想解决贸易之间,怎么解决支付问题,我们跟所有,很多金融机构交流下来,没有人愿意支持,我们只能自己建。但是我们今天更想建的不是一个金融机构,我们更想建的是一套信用体系,如何让整个社会的信用能够真正的完善,动态的信用,基于大数据的信用建起来,让有信用的人畅通无阻,让没有信用的人寸步难行,这个才是社会进步的第一要素。
 
  第二个我们觉得,希望,已经走到今天,我们有意识地说,我们需要创造出一套,适应21世纪经济发展的一个金融体系。过去是二八,20%的人的企业能够获得金融,80%的企业、个人、消费者没有得到金融的服务。所以我们现在希望就是八二,也就是能够支持真正的普惠金融,让每一个消费者、每一个年轻人,每一个小企业都能得到金融的服务,所以这是我们想做的。
 
  至于我们不想跟任何一个金融机构去比谁更挣钱,谁利润更高,我们想跟谁比谁能服务的客户更多,谁能服务的客户更加完善,这是我们现在更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