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精确到文博

  而在上博,节目组最初也没想过要找一件缂丝作品,本意是想在辽宁博物馆寻找,“因为辽博当时是跟故宫用书画交换了一批皇家缂丝,很多人都认为辽博的缂丝馆藏量很大,东西也很好。但是辽博的缂丝专家客观地说,你们要是讲故事,可能得找有名有姓的作品,
 
  于蕾就给上博馆长打电话,一问,确实是有件从来没有展出过的,因为缂丝非常金贵,不符合展出条件。节目组立刻定下了这件这样的作品最好是南宋的,而我们的馆藏有两幅,但你要说尺幅最大的是上博的那件。
  
  做过4年春晚总撰稿、总体设计的于蕾,经验在“棚综”——在摄影棚内拍摄的综艺节目。两年前央视有个节目创新人才培训项目,要在全台找6个团队,于蕾就拉上汤浩报了名。之后,他们去英国学习交流了40多天,想看看当地的节目制作水平,结果被带着去了趟伦敦博物馆,看见那里就像游乐场一样,还有孩子在上课。
 
  回国后,他们提交的节目方案被列为综艺频道全台的重点项目。那时,他们定的范围很大,是整个传统文化,还没有精确到文博。
 
  于蕾咬着创新,就想着能从“棚综”变成一个纯外拍的节目,觉得这样是个大胆的尝试,但忽略了这个领域他们并不熟悉。“之前心态比较简单,就是为了追求一个形式变化。其实,在我们最擅长的领域做内容上的创新,就是把演播室用到极致,同时把纪录片的元素和气质添加进来。”于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