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金沙娱乐,金沙官网——榆林医教网 > 卫生要闻 > “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端人才

“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端人才

  《21世纪》:从全球油气行业来看,不少世界巨头都在转型,比如壳牌计划转型成为一个天然气公司。中国海油在集团战略层面,如何看待石油和天然气板块业务的关系?
  杨华:世界油气行业近来出现了一些新迹象、新变化,但“转型”一说可能还言之过早。在可预见的未来,煤炭和油气等化石能源仍将是人类的主力能源;在我们国家,目前煤炭在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例较大,而油气尤其是作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所占比例则偏低。事实上,中国现在是既缺油,也缺气。
  中国海油的目标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一流能源公司,打造具有成本和规模竞争优势的油气板块则是中国海油可持续发展的立身之本。在全世界的石油公司中,中国海油在海上油气勘探开发方面独具优势。我们将坚持“稳油增气,油气并举”的战略,在保持石油产量平稳或增长的同时,争取天然气产量的大幅提高,使油气结构更加优化,为国家贡献更多清洁能源。
  《21世纪》:欧洲和美国石油消费已经基本见顶,你对未来几年国内石油消费的前景怎么看?这对中国海油会有哪些影响?
  杨华:未来一个时期,能源结构将向清洁化方向发展,这无疑是一个好的趋势。如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去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近70%,天然气则是近40%,预计今年都还将继续上升。这对中国海油来说既是机遇,也意味着责任和压力。
  我们将立足国内,发现和开发出更多的油气资源,从而更好地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在此过程中,我们也要走更加清洁、绿色和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我国5年来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均下降20%以上。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数字,这一成就的取得就有我国能源结构优化的功劳。对于中国海油而言,增加产量和优化结构也是我们的目标和任务。
  海上区块开放有序进行
  《21世纪》:你如何看待海上石油区块勘探开发进一步开放这一趋势?随着越来越多的外部投资者进来,中国海油有哪些战略考虑?
  杨华:中国海油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并在对外开放中迅速发展壮大,对外开放与合作已经融入中国海油的基因中。我们坚决拥护海上区块开放的政策,同时真诚欢迎那些具备相关资质和技术能力的伙伴,我们期待优势互补、合作双赢,我们也欢迎公平规则下的竞争。
  与此同时,作为在海洋石油领域耕耘了几十年的国家石油公司,我们深知,海洋石油工业不仅是高投入,更是高科技、高风险、高敏感,所以海上区块的开放应该避免一哄而起,防止出现混乱和由此引发的难以挽回的局面。同时,为了安全和效率,应该让更专业、更优秀的人去做专业的事情。因此,我们希望海上区块的开放能够有序进行,对进入者的技术能力、作业能力和应急安全能力等相关资质应该有基本的要求。
  《21世纪》:中石油在南海推进天然气水合物的勘探开发,中国海油在这个方面有哪些考虑?
  杨华:目前,国内有多支队伍在这个领域进行探索,我们祝贺国内同行在这个领域取得的成绩。就在一个多月前,科技部确定由中国海油牵头建立“天然气水合物国家重点实验室”。这既是对中国海油以往工作的肯定,也是对未来的更大期待。
  事实上,2017年5月,中国海油依托我国自主研制的“海洋石油708”、保温保压取样装置、随钻测井工具和在线监测系统,成功获取天然气水合物样品,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3个掌握全套取样分析技术的国家,并于5月25日在南海海域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固态流化试采并成功点火,这在全球尚属首次。中国海油将以“天然气水合物国家重点实验室”成立为契机,协同创新,攻坚克难,争取早日在实现商业化开发和利用的道路上有重大突破。
  除天然气水合物外,中国海油也一直在探索开发潮汐能、波浪能、温差发电等海洋所蕴含的多种能源,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科研成果。九三学社中央认为,作为“中国式医改”的重要形式,互联网医院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增添了强劲动力,是我国医疗改革进程中的一个巨大进步。但目前医院互联网化率仍低于10%,互联网医院发展还面临着一些现实困境。如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行业标准模糊、跨区域协同程度不高、全周期诊疗服务尚未完全构建、开放度低,业务链闭环尚未打通、运营管理人才十分匮乏等。
  为此,九三学社中央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关于推进互联网医院发展助力健康中国战略的建议》,其中指出: 近年来,互联网医疗蓬勃发展。截至2017年3月,国内互联网医院数量已经增加到79家。互联网医院通过发展和完善远程诊疗、移动医疗、移动护理等系统,提高了医护人员在线协作效率和医院运营管理绩效,促进了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扩大了基本卫生医疗服务惠及面。
  一是加快出台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法律法规。联合卫计、发改、财政、人社等部门,出台《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及相关配套制度,探索制订市场准入、运营标准、质量评价、监管体系、医疗数据安全、药物配送、医疗费用支付等方面的法律法规,明确政府、医院、企业和社会组织在互联网医疗发展中的责任和义务,将互联网医院发展纳入法制轨道。
  二是加快推进医疗服务标准化建设。借鉴国外互联网医疗的服务标准,制定《互联网医院医疗服务标准体系》,建立包括结构标准(硬件设施标准、业务术语标准、数据标准)、过程标准(服务规范、诊疗流程等)、结果标准(诊疗结果评估标准等)等在内的完整标准体系。建立可管理、可维护的标准库,为实现医疗信息共享建立基础。
  三是加快区域间医疗业务协同机制建设。构建全国医疗业务协同应用平台,建立区域影像、检验检查、心电、病理诊断中心,促进跨地区、跨机构医疗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完善等质化网络分级诊疗机制,明确医疗风险责任界定,实现网络医疗服务的同质同责。建立专家网上咨询机制,实现优质医疗资源对接。
  四是探索构建线上线下联动的云医院体系。探索构建以三甲医院为依托,以专职医生为保障,以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为基础,以第三方机构(药店、保险机构、高校等)为补充的云医院体系,保持数据同步,服务对接,线上线下联动,为患者提供从门诊到检验检测、远程会诊、健康管理、康复诊疗、诊后随访等全方位医疗服务,实现医院窗口、医生诊室、检查检验、医联体、区域居民健康档案、医保支付结算云化。推进医院、医药器械厂商和高校的医学新课题研究,放大优质医疗资源的高效供给,构建健康服务生态圈。
  五是加快医疗健康大数据的开发应用。开发医疗健康大数据分析系统,开展特定专题分析,辅助卫生政务。建立疾病分类、居民健康服务利用、就诊行为、医院管理、卫生计生决策等主题数据库,拓展数据库深度应用与研究。探索建立临床症状流行病监测系统,逐步实现与各级疾控机构、医疗机构实验室互联互通。
  六是进一步探索构建人才培养模式。鼓励地方政府加强医疗行业从业人员互联网技能培训。依托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智力资源,建立联合实训基地,为互联网医院提供人才储备。利用全球互联网人才资源,引进和培养“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的高端人才。